常见问题解答

郑州市讨债公司三角追债

发布日间:2019-06-01   浏览次数:

案情引见
云南某某公司将其“视频监控及报警系统”建立项目工程经过公开招标方式发包给北京某软件开发有限公司建立。北京某软件公司于2012年10月11日将此项目工程施工转包(包工不包料)给昆明某某公司,双方于当日在昆明签定《视频监控及报警系统项目施工合同》,昆明某某公司依据施工合同的商定,按期完成了该工程的倡议,并经过北京某某软件公司及云南某某公司的完工验收。但北京公司违背合同商定,尚有30万元工程建立款未支付给昆明某某公司,经昆明公司屡次催要,北京公司不断未将尾款支付给昆明某某公司,无法之下,昆明某某公司决议拜托律师维权。
经昆明某某公司的项目经办人员引见,云南某某公司尚有50万余元的项目工程款向北京某软件公司支付,同时,还理解到北京某软件公司与云南某某公司的项目招标过程中的一些问题。因而,律师决议代理本案,并经过发函与云南某某公司沟通,促使北京某软件公司支付工程尾款。
向第三方云南某某公司发律师函(辑录)
据昆明某某公司经办人理解,贵公司将于近期向北京公某软件开发司支付尾款50万余元,鉴于此,作为昆明某某公司的代理律师,就北京某软件公司欠款一事向贵公司发函特作以下沟通提示:
一、北京某软件公司若拒不支付工程款,我方已准备经过人民法院追讨欠款,诉讼中将会把贵公司追加为第三人或被告参与诉讼,贵公司可能面临诸多法律风险。
北京某软件公司如拒不支付昆明某某公司工程款及逾期支付所产生的滞纳金,我方已准备将北京软件公司起诉至法院。固然贵公司并非合同相对方也非直接欠款人,但为查明案件根本事实,我方将追加贵公司为第三人或被告参与诉讼,贵公司将面临以下法律风险:
(一)贵公司与北京某软件公司的建立工程合同将归入司法检查。
若本案诉至法院,依我方申请或人民法院依职权首当其冲的便是检查贵公司与北京软件公司项目建立工程合同的有效性,北京某软件公司能否具备承建资质便会浮出水面,在工程承揽环节能否存在违标行为也可能归入检查。据我方当事人反映北京某软件公司并不具备承建资质,在北京某软件公司无承建资质的状况下,贵公司与北京某软件公司签署的建立工程合同应当被视为无效合同,在合同无效的状况下,贵公司将会与北京某软件公司因合同无效而堕入费事,相关义务人可能被追查义务。若合同无效,基于我方已完成施工,可直接经过司法审定评价认定工程量向贵公司追偿。
(二)诉讼中,北京某软件公司可能会以施工质量问题抗辩我方,本案诉讼中将会引入司法审定机构对工程质量停止评价,评价可能会对贵公司验收环节有较大冲击。
诉讼中本案可能触及工程量或工程质量评价问题,应当会引入第三方司法审定机构对曾经验收终了的工程质量停止二次检验,若北京某软件公司所建工程不契合验收规范而被贵公司验收合格,北京某软件公司和贵公司经办人在工程建立合同的签署环节与项目验收环节能否存在“默契行为”也可能被清查,可能给贵公司及指导带来意想不到的费事、无法意料的结果。
二、希望贵公司暂扣尚未向北京某软件公司支付的工程尾款,并催促北京某软件公司支付我方当事人30万元工程款及逾期滞纳金。
北京某软件公司欠昆明某某公司工程款30万元,及依据合同商定的逾期支付工程款的滞纳金,每日按未付欠款总额千分之三计算。假如贵公司还有尾款尚未支付给北京某软件公司,希望能暂扣支付该笔款项,以防止昆明某某公司难以拿到北京某软件公司尚未支付的工程款及逾期滞纳金。同时,无论贵公司能否已向北京某软件公司支付的尾款,都希望贵公司能催促北京某软件公司实行合同,支付昆明某某公司工程款及逾期支付所产生的滞纳金。
我们一直置信本案涉诉的两家云南企业都应当是遵纪违法的企业,本不应同根相煎。但北京某软件公司违约不支付我方欠款,北京某软件公司违法在先,我方迫于无法在本案诉至人民法院前求助于贵公司并与贵公司充沛沟通,希望贵公司能催促协作方及时支付我方欠款,以防止我方启动诉讼而可能误伤贵公司。同时也希望贵公司能作出明智的选择,维护贵公司名誉。
律师函发出后,一周内本案得以圆满处理。
为 了防止云南某某公司向北京某软件公司支付剩余50万的工程款,使得我方当事人的维权难度进一步加大以及本次发函作用锐减,在承受当事人拜托的第二天上午就 把律师函寄出。在云南某某公司收到本函的当天,公司担任人就与北京某软件公司停止了沟通,同时第一时间给我方律师回复,北京某软件公司在云南某某公司的强 势的加压下,公司内部讨论构成分歧意见后,很快电话通知我方当事人,愿意支付全部工程款,希望支付欠款后北京软件公司能与昆明某某公司继续协作,我当方事 人开会讨论后,同意北京软件公司的意见,收到欠款后,双方继续协作。至此,本案从承受拜托到我方当事人拿到欠款前后不到一周的时间,律师的作用得以最大化 的表现,且促成双方能继续协作,同时也促进了各方利益的最大化。
律师论案
本 案胜利的关键在于代理律师能精确的抓住各方利益所在,有针对性的本案中可能触及的三方当事人的心理状态停止分析,找出本案最能有效处理的打破点即工程在发 包及验收过程可能存在作弊行,这是本案中最单薄的环节,也是最容易促进本案中债务人实行债务的节点。作为律师,把对方当事人送上被告度是我们的拿手菜,但 我们更愿意经过协商处理各种纠葛,这更有利化解矛盾,促进社会调和。